资讯服务 网站首页 >客户服务 >资讯服务

从沙漠驼客到现代物流 新疆“丝路”变坦途

        新华网乌鲁木齐8月17日电(记者符晓波、周生斌)地处古丝绸之路必经之地的新疆,把中原大地与西域、欧洲诸地紧密相连。依靠驼队和马队繁盛了10个世纪的古丝绸之路,如今依靠现代立体交通体系,运程变短,运力更强,焕发出前所未有的生机与活力。
        记者日前从中国铁路总公司获悉,中国第800列中欧班列(武汉至德国杜伊斯堡)本月14日开出,将经过新疆阿拉山口边境口岸出境驶往欧洲。2015年1月至7月,中欧班列开行列数已超过2014年全年,同比增长221%,其中“蓉欧快铁”“渝新欧”“郑新欧”“苏新欧”“汉新欧”等班列都选择从新疆阿拉山口出关,这条路径使运输期限由海运44天压缩到班列15天。
        随着新疆公路、铁路、航空等交通设施的建成,如今产自我国南方沿海城市的货物抵达新疆,短则空运需四五个小时,长则陆运最多也就两三天。而途经新疆送达欧洲,一般也不超过20天。
        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古时新疆地理环境复杂,道路险阻。司马迁在《史记》中甚至将张骞西域之行称为“凿空之旅”。当时从中原出发经过数月才能抵达如今的新疆各地,要抵达终点君士坦丁堡(今伊斯坦布尔)则要将近1年的时间。
        无论沙漠戈壁、峡谷深山,还是高原草甸,只有骆驼能畅通无阻。它们成为古丝绸之路上交通运输的主角,也是丝绸之路得以延续的功臣。直到民国初期,新疆巴里坤还有60多家驼商,拥有骆驼1.2万峰。这些骆驼在新中国成立初期仍是运送物资的主要交通工具。
        如今,驼铃声已经远去,现代公路网覆盖了古代驼队的足迹。这里有被誉为世界最高最美的喀喇昆仑公路,它翻越帕米尔高原抵达中亚的巴基斯坦北部;这里有连接众多少数民族聚居区的独库公路,将天山南北路程缩短了近一半;这里有世界一次性建设里程最长的高速铁路,将新疆同北京列车运行时间压缩到原来的四分之一……
        从事货车运输18年的刘文军深有体会:“以前从北京开车到乌鲁木齐要1个多星期,现在3天多一点就到了。从乌鲁木齐开到阿克苏也由4天缩短到2天。通往新疆,以前几乎没有高速路,现在全程高速,跑起来轻松多了。”
        新疆交通运输厅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新疆高速公路总里程达到4316公里,涵盖4条东联内地和8条西出国际的大通道,基本形成了以乌鲁木齐为中心,沟通天山南北、辐射内地、西出中亚的公路骨架。2015年底,新疆高速公路预期将达到约5000公里,二级及以上等级公路超过1.9万公里,农村公路达到11万公里,90%的建制村通沥青路。
        依靠发达的公路、铁路和航空资源,即使是最偏远的南疆农村,农民的劳动果实也得以进入相隔万里的千家万户,实现丰收和增收。今年初有“新疆第一村”美誉的尉犁县达西村一家企业,与淘宝网官方平台合作推出了罗布羊,上线仅5天就获得5000多万点击量和不少订单,首批300头肉质鲜嫩的罗布羊通过快捷的物流平台很快完成分割包装运往全国各地。
        随着立体交通网络的建成,丝绸之路蕴含的经济潜力得以显现,商品也更加多样化。
        成立于2000年的阿凡提物流有限公司,经过15载已成为国内西北规模最大的物流公司,从乌鲁木齐“起家”到如今覆盖全国168个网点和中亚5个国家,公司员工也由10人发展到上千人。
        “物流是经济的晴雨表,作为新疆民营物流企业,我们的业务增长和新疆近年来的经济发展关系紧密。”阿凡提物流(新疆)股份公司董事长张金泉告诉记者,十几年来,阿凡提物流大数据显示出新疆物流流向和内容的变化,新疆的产品从最初的土特产、初级加工品变化为农机设备、红酒、精油等具有本地特色的深加工品类。
        一带一路国家战略提出以来,新疆被列为发展核心区,定位为面向丝绸之路沿线国家市场的商品始发地、目的地、集散地。令张金泉得意的是,公司的发展几乎与国家政策“不谋而合”。最近,阿凡提物流创新了业务,和巴基斯坦冉岩航空建立合作,以国际空运、国内陆运的联运模式实现国际间物流配送,将内地、新疆和中亚欧洲紧密联系起来。
        做为丝绸之路经济带的重要交通枢纽,新疆正在加速布局航空网络。截至目前,新疆17个运输机场运营航线184条,通航15个国家、81个城市。以乌鲁木齐为中心飞往中西亚、欧洲、辐射中国西部省区的航空网络格局逐步成型,深居亚欧大陆腹地的新疆逐步成为我国向西开放的前沿,成为国家向西出口的中转集散地和物流大通道。